查看: 1|回复: 0

那个夏天很冻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7660

主题

7660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3168
发表于 2017-6-19 16: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在   

  “程语嫣!”有人在身后叫我的名字,颤抖着向我快速靠近。   

  我回过头,却猛地撞上一个香喷喷的胸膛.   

  接着我被抱起,天地都旋转起来,周围所有人惊异的目光冲进我的眼睛。   

  “放我下来!”我吼叫着,音调自己都没听出来。   

  落地之后,我先退后一步才敢安心喘口气。   

  “你是谁啊?”我抬眼看向那人。   

  “是被我转晕了么?难怪认不得。”他伸手要摸我的额头,被我很不友好地拍开。   

  待我看他没有重影,这才用力睁大眼睛。可是却只知道他很帅,没了。   

  “我是真不认识你啊。”   

  他看着我,眼中满是震惊,然后黯淡下去。   

  “我叫何齐天。好记吧。”   

  嗬,何齐天,好高傲的名字,行,我记住你了。   

  再回熟悉的教室,我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去。   

  “你为什么还跟着我?”我翻了个白眼看向一直黏在身后的何齐天。   

  何齐天扬扬下巴,“我在这个也修这门。”   

  哦,空降兵。   

  不出所料,我的出现引起同学们一阵欢呼。可何齐天一进来——这起哄是怎么回事?   

  我看向他,他却只留给我一个耸耸肩的背影,向他的座位走去。   

  周希从位子上站起来,紧紧抱住我,“我好想你。”   

  “希希,你个糙汉怎么这么煽情?”我嘴上说着,手还是轻轻拍着她的背。   

  “语嫣,出事之后你是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   

  哦,两周前我不小心掉进人工湖里,医生说我可能有失忆的危险,于是住院两周。   

  我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   

  “回来啦。”旁边的陈帆笑了,我脸红了。   

     

  我偏过头偷偷看向何齐天。他脖子上贴着一片雪白的纱布,竟然有种病态的帅,他的侧脸煞是好看,线条柔和阴阳分明,让人移不开视线,他握着笔的手骨节分明,他……   

  “程语嫣同学。”老师用粉笔戳戳黑板,压着怒火无可奈何地叫了我一声。我赶紧收回视线,坐得笔直,老师从眼镜上方看向何齐天,又摇摇头转身板书。   

  我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都已经有陈帆了还看何齐天做什么。光是喜欢陈帆的女生都能一人一口唾沫淹死我。   

  在我们这种男生少女生多的班里放两个并列校草真的好么?!   

     

  昨天因为太兴奋,一晚上没睡着,所以体育课我果断翘课,委托希希帮我签到,然后自己跑到用树干改造的长椅上做白日梦。   

  初夏的阳光虽然不算刺眼,但风吹树叶摇,晃得我不得安生。   

  我怀疑我脑子是不是真的进水了,怎么就不知道带本书下来,不仅可以装学霸,更重要的是可以挡阳光!   

  有人过来!   

  我赶紧躺好不动,装出睡得很沉的样子。来人尽力走得很轻,却还是掩饰不住平时懒散惯了养成的拖沓。   

  他在我旁边蹲下,淡淡的洗衣粉味扑了过来。   

  嗯?竟然是何齐天。   

  我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把视线放出去。   

  哦,知我者齐天也,他正要把一本打开的书轻轻放到我脸上。   

  但他这么关心我干嘛?   

  何齐天,你给我遮阳我谢谢你,但是用电脑编程的书遮是想让我“扁得更丑”么。   

  我翻了个白眼,余光瞟到他的脸,薄唇微抿着,嘴角像海豚那样天生有弧度。   

  编程书结结实实地落在了我的脸上,然而我刚准备闭眼,却听到陈帆的声音,于是下意识地把书拖下来,小心翼翼地露出眼睛。   

  “何齐天,忘了她吧。”他说。   

  一时间何齐天怔住了,树影扑簌簌落在他们脸上,看不到表情。   

  何齐天从他身边错身过去。   

  我赶紧把书推回去,陈帆走过来把校服上衣盖在我身上。   

  哇,瞬间觉得自己身价倍增啊。   

     

  我抱着书站在何齐天的身后,歪着头看他用手捧着水洗脸,又耍帅地甩了一下头发,最后特别自恋对着镜子拨弄着头发,还说“啧,真帅。”   

  忽然他在镜子里找到我的眼睛,没有我想象中的惊慌失措,只是笑了笑,“你怎么来了?”像是相识很久的老朋友,见过他的丑态百出。   

  我机械地递上书,“我来还书。”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他问。   

  “这里有你名字。”我翻开扉页,那里赫然写着三北京白癜风医院个不成熟的连笔字。   

  他依然在笑,“我随便练练的。”然后一把扯过书。   

  “你好爱笑啊。”我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也在微微上扬。   

  “我没在笑,长成这样而清楚北京治白癜风的医院已。”   

  我打了个哆嗦,脸都笑僵了却还是没办法拉下来训他怎么这么不懂得待人接物的礼节。可能就是这样,才有那么多女生追他吧。   

  上扬的嘴角把他冰冷的内心完全遮住,无论说什么都让人容易接受,恨不起来。   

  我去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又买了一瓶冰红茶,连带校服一起递给了树荫下的陈帆。他抬头看着我,一滴汗珠顺着他好看的轮廓滑下,挂在下巴上,整个人像钻石一样烨烨生辉。   

  他羞涩地笑了一下,只拿过了红茶,拧开盖子,又递回给我。   

  见我抿了两口后便不再喝,他又嫣然一笑,把我手里的饮料夺了去,一饮而尽。   

  其实有种帅,叫你千万别咧嘴笑……   

  我的影子被身后的人完全遮住,这不是希希么?   

  她背对着阳光,脸上黑成一片,只有眸子像镜子一样映着我和陈帆亲密的身形。   
清楚白癜风怕什么影响
  “你怎么和他走得这么近?”她像是在质问我,更像是在警告陈帆。   

  “你为什么生气啊?”我有些莫名其妙。   

  希希秀眉微蹩。   

  “你行啊,程语嫣。”   

     

     

  尽管陈帆呕心沥血地帮我补课,这次期末考我还是没能卫冕第一,不过第二也不错嘛,只是奖学金少了点。   

  陈帆正说着要怎么庆祝,我呵呵笑着,眼神不自觉地飘向何齐天。   

  书上说人都是喜欢比自己更强的,难道是真的?   

  刚收回视线,我就感受到一道目光。   

  那冰冷的感觉不是何齐天是谁?   

  脸上灼灼地烧了起来。   

  我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余光里的何齐天身上。   

  然而我听到身后的希希轻笑出了声,银铃一般清脆,却又那么刺耳。   

  果然余光不能信,是吗?   

  我抽风一样冷笑了一下,希希和陈帆都噤了声。   

  希希自那以后好像就和我疏远了。   

  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她以前总是这样说我,马上就要毕业了,我就这样成了学校里飘荡的“孤魂野鬼”。   

     

  终于盼到了一场大雨,我编辑评语我的短篇处女作(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