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0|回复: 0

天堂口(青春原创剧本)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7516

主题

7516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2736
发表于 2017-6-19 09: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草坪外日旋转镜头   

   

(画外音)   

男:那日你怎么会遇到我?   

(一个男子清矍的面孔隐现于枯萧、寂凉的草坪上空,空洞但意味悠长的眼神,望向浓郁的云朵深处。)   

女:要我怎么告诉你。   

(女子的声音慵懒却机具杀伤力,单薄的背影颤微微地消隐于光秃的松枝间。)   

女:要我怎么告诉你那天的一切。   

(波光粼粼的湖面,红鲤翔游浅底,婀娜的柳条在微风中摇曳垂拂。玲珑的亭阁停泊于湖心,如同美女唇角朱红的砂痣,振翅欲飞。灰白色的湖石假山,亘久的眺望着这一片光与影构筑的幻境。)   

男:为了那些氤氲不散的亡魂,你必须告诉我。   

(男子的口气中充满了无尽的哀伤。铅灰色的天空,镶嵌着十字架的红色教堂,锋利的塔尖笔直的插入天空。弥撒的声音,铺天盖地的泛滥开来。)   

女:不要逼我,我真的害怕。   

(女子原本平静的口吻中透出微微的波痕来。镜面般的湖面,被投下一枚拇指大的石块,动荡起伏的波纹一圈圈的传向远处。)   

男:我并非逼你,你要知道。   

(男子的语气舒缓了许多。隐隐的流露出一丝无奈。萧萧的竹林在微风中“沙沙——”作响。笔直的水泥路两旁伫立着两排光滑挺拔,但枝头凋零殆尽的杨树。)   

长久的寂静。   

(微风吹过山谷,穿过树林,拂过发梢,掠过水面。)   

男:你一直都不曾理解我,一直。   

(男子的声音突然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中,低哑的如同泉脉落入鸿蒙伊始的暗质。)   

……   

   

医院内夜   

   

大片大片惨白色的墙壁。冰冷的、清光幽泛的大理石走廊深处,是望不到尽头的黑暗。   

一阵穿堂而过的风吹来,三张纸片缓缓的飘落向地面。   

细微的啜泣声,从画面深处一点点的渗透出来。   

……   

姓名:石啸   

性别:男   

死亡时间:2007年09月24日零点十四分   

死亡原因:意外车祸。脾脏出血过量。   

……   

姓名:田晓雅   

性别:女   

死亡时间:2007年09月24日十九点三十一分   

死亡原因:意外车祸。头部血管淤血。   

……   

姓名:林志清   

性别:男   

死亡时间:2007年09月25日二十一点零三分   

死亡原因:意外车祸。锐物穿破心房。   

……   

   

教室门口外日   

   

李云飞斜倚着教室外墙,慢悠悠的点燃了一颗“将军”放在唇边。浓郁的眉毛下,两颗漆黑的眸子黯然无光,木木的望向空荡荡的前方。   

“哥们,借个火!”   

李云飞慢腾腾的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火机,递了过去。头也没扭。   

“唉——这不是石啸的火机吗?”   

这原本极其平亦庄中科白癜风医院谈必要的护理常识常的一句话,却让李云飞浑身一震。他“呼——”的转过头,狠狠的盯向来者,空洞的眸子深处陡然凶光四溢。   

那矮他一头的男孩北京白癜风医院,还未及反应,便是当胸一拳,向后跌倒在地。   

李云飞拾起落在一旁的火机,淡淡的吹了吹粘落在表面的灰尘,然后放进裤袋。   

“话我不说两次,别再让我听到这个名字!”   

   

餐厅日内   

   

“宫爆鸡丁,还是鱼香肉丝?”   

……   

“宫爆鸡丁,还是鱼香肉丝?”楚俊南回身,注意到发呆的沈倩,将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分贝。   

沈倩还未从迷惘失神中完全回过神来。幽幽的点头。   

“沈倩,我在和你说话呢!”楚俊南将脸凑到沈倩面前,本想责怪的语气,却在看到这张苍白娇嫩的脸庞时,瞬间温柔下来。   

   

宿舍夜内   

中科白白癜风效果好医院   

漆黑的宿舍内,一星火光明灭不定。   

寂静昏暗的长廊深处,未关紧的水管“滴答、滴答……”作响。冷风从水池旁的窗户灌入,在狭小的洗刷间内徘徊。   

李云飞倚着窗头衣柜,左手指尖夹着香烟,右手拿着烟灰缸,散漫的落在被子右侧。在烟头互明互暗的光线中,只见他蹙眉沉思,目光落在对面那张空荡荡的床铺上。   

……   

烟头开始向烟灰缸外滚落,李云飞弹落床单上的烟头和烟灰。“石啸,你不配做我李云飞的兄弟!”他对着空荡的床铺低沉的怒吟,然后拉过被子蒙头而睡。   

……   

幽暗的长廊内,似乎有人轻微的喘息着,向走廊另一端飘去。   

   

校园的马路上日外   

   

“就是他们两个,在那!”   

石啸和李云飞听到身后的吆喝声,回头便见五六个男生手里拿着棍棒冲了过来,当头的正是上午被他们修理过的男生,鼻子和额头都还贴着创可膏。   

“快跑!”   

他俩来不及思考,掉腿向前便冲。   

“妈的,这小子什么来头?!”石啸问道。   

“鬼知道!脱身再说!”李云飞为了保证体力,话锋简练许多。   

“别跑,狗日的,站住!”   

“创可鼻”在后面,一边狂追,一边问候李云飞和石啸的亲朋好友外加祖宗三辈。   

“妈的,不跑了,和他们干!”   

石啸突然停了下来,掉头恶狠狠的盯着涌向前的来人。   

“好!”李云飞也急停了下来,怒视着来者。   

“1……2……3……4……5……6……”   

石啸和李云飞嘴里数着。   

“左边三个归你,右边三个归我!”   

石啸和李云飞狼一样凶狠犀利的眼睛,扫向来者。   

   

看到石啸和李云飞的主动迎击。六人也立刻停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这样的开局出乎他们的意料。   

“妈的,冲上去灭了他俩!”   

“创可鼻”打破了短暂的对峙,挥着棍子向前冲出。   

与此同时,石啸飞身而起,一记重脚在“创可鼻”的棍子落下时,直中其腰。“创可鼻”的棍子在脱手前落在了石啸腿上,因为方向的改变力道大减。“创可鼻”向后踉跄着跌坐在地,石啸顺势拾起棍子。   

石啸动身的瞬间,李云飞离弦而出,冲到最右边的矮个头面前。矮个头的棍子未及挥出,右手腕便被李云飞左手捉住,随即脸颊便吃了李云飞右手猛烈的一拳,扭曲的嘴角顿时泛出血丝。   

刹那间,局势已经大转。无奈对方人多势重,石啸和李云飞在痛击对手二人的同时,背后也受到了棍击。   

石啸转身将棍子挥在左边袭者的膝部,那人吃痛向后躲闪的同时,石啸的左臂也吃了一棍,疼的他向下蹲去。但他随机在地上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