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回复: 0

快乐的夏令营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9981

主题

9981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187
发表于 2017-7-17 12: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乐的夏令营
  

  快乐的夏令营

  ——冷雪峰

  

  

    

    

  回忆起1955年放暑假时,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夏令营活动,那可是我少年时期最快乐又最难忘的事情了。

  那年期末考试后,北京师大附中领导宣布要组织初中一年级十个班的少先队员们到101中学进行夏令营活动时,我和同学们顿时都欢呼雀跃起来,我们班四十多名同学中有三十多名学生都参加了那次非常难忘的活动。

  那将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照顾,与同学们在一起过集体生活,我兴奋得两个晚上都没睡好觉。那两天我都在准备着夏令营所需要的生活用品,什么饭盒、筷子、牙刷、牙粉啊(那个年代,刷牙大部分都是用“金鸡牌”的牙粉),洗脸盆、毛巾、肥皂啦,都得去买新的,就连被褥都是妈妈重新为我拆洗缝制的(我家有姐姐、弟弟和妹妹八个孩子,生活比较拮据,我们兄弟三个盖一条被子,全家人共用一条毛巾……)。由于天气太热,妈妈还特地为我买了一顶白色的小凉帽呢。

  出发那天,我以为自己是比较早的来到了学校呢,却发现学校的场上已经是人头蹿动了,一色短袖儿的白衬衫、红领巾扎在胸前的同学们,仨一堆儿俩一伙的在说、笑着、打闹着,几面少先队的队旗迎风飘扬着。八点半整,几辆大公共汽车开进了学校大门,在少先队的军号声中,我们班的同学们在班主任刘硕老师(女)和由高年级的团员(高中二年级,姓辛的同学)担任辅导员的组织下,排好整齐的队伍上了车。十多辆的大汽车陆续地开出了校门后,辅导员就带领我们唱起了师大附中的校歌;

  “红旗飘,太阳升,中华儿女庆翻身。革命首都新师大,建立人民的新附中。理论实际要一致,开着校门向工农。我们要努力学习,锻炼身体。爱祖国,爱人民,爱护公物,爱劳动,多策同施让你和假无交点健康好学,努力向上,老老实实,服务于人民……”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一会中西结合自然治疗白癜风注意饮食儿唱歌,一会儿听辅导员说笑话,一会儿又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行人和树木……当车子路过“北京大学”校门口时,我们班主任老师还给我们讲起了她的母校,讲起了那里什么图书馆啊、未名湖呀、博雅塔啊什么的,我们只是听,据说还要去参观呢,所以也没有什么印象。没有多会儿工夫汽车就开到了与北京大学只隔一条马路的101中学校园里了。

  听说这101中学是建在“圆明园”遗址的一个角落上,这里风景秀丽,绿树成荫,不但有花草竹林,还有小桥流水。女人吃燕麦让肥胖离你有多远就有多远我们几个同学分在了一个教室里,用课桌或是椅子排列成床铺,铺上被褥还真的又舒服又新鲜。都是一帮秃小子(那时是男女分班的学校),打打闹闹的高兴极了。宿舍安排好了,就准备吃中午饭了,辅导员带领我们班比较大的同学有韩振和、焦金淼、赵公前和陈伟他们去食堂领饭了,他们四个人抬着两大铁盆的大米饭和西红柿炒洋白菜回到了教室里,我们其他的同学都已经排好队等待着打饭了。第一次吃大锅饭,感觉很新鲜,我和经常在一起踢球的好朋友李海渊、郭世英(郭沫若的儿子)、徐湛、金毅、靳堂还有王维维和曹延安围坐在一块儿,一边吃饭,一边说笑着。

  我们的作息安排是;12点吃午饭,而后是12点半到2点半有两个小时的午睡时间。因为外面的天气比较炎热,吃完饭已经都是汗流浃背了。再说了,这集体生活的第一天,有谁还能睡得着午觉呢?我和李海渊、郭世英、王维维借口去上厕所,跑了出去,沿着一条水流清净的小溪向上游走去,没走多远,小溪的两岸就已经是石板铺就的地面了。奇怪的是,这么清净见底儿的水里却没有任何一种小鱼出现,虽然周围的竹林里,蛙声不断,这水中却连蛤蟆骨朵儿都不见。再走上百十米远的距离,就到了一处用水泥和各种各样的大石头垒成的一个长方型的水池子边。这水池子虽然不大,里面的水却滚动着浪花,水面上还浮动着淡白色的雾气,一股刹凉的气流迎面拂来,全身利马感觉到无比的舒爽。我们兴奋地弯下腰,把手伸到水中去拨弄,啊哈!好冷的水呀,真的如同触摸到了水一般。

  这时,旁边走来了两个人,像是这学校里的员工,微笑地对我们说:“你们是来过夏令营的吧?这里就是著名的‘冷泉’,由地下流出的水,水温很低,不要把手或是脚放在里面,那样会把人冻出毛病的。”通过他们一说,我们马上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这是赶我们走呢。我们也比较知趣儿地互相拉着手,向教室走去……

  原来计划那七天夏令营的内容非常丰富,听说除了在万寿山公园(颐和园)组织参观、爬山、划船和游泳外,还有参观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校园和图书馆、还要参观铅笔制造厂和什么工厂来着。可是除了当天的下午我们排着队去到铅笔厂进行了参观外,其余的几天都是在万寿山公园度过的。

  说是在万寿山公园度过,其实几乎又都是在昆明湖的游泳区度过的。为什么呢?因为下腹部白癜风病症怎么治疗好那年的夏天特别的炎热,一连好长时间都没有下雨了,不但气温高,还一点风都没有。我们住的教室虽然周围都是高大的树木,还算比较阴凉,可是那几天,都没有睡好觉,坐在那里不动都会汗流浃背的(那个年代,家里或是学校别说是空调,连电扇都没有),我们每个人都不停地用书本或是硬纸板儿扇着风……夏令营过后,还听大人们说那年的夏天,还真因为气温太高而热死了一些生病的人和体弱的老人呢。

  夏令营的第二天清晨,还没有吹起床号,我们好多同学都已经起来了。我也整理好了自己的被褥,还特地穿好了妈妈给我做的“游泳裤衩”,又把毛巾和水缸子都放在了书包里……

  吃过早饭,我们就排队向万寿山走去了。太阳已经升起好高了,气温也在不断地升高,没有走多远,我们就大汗淋漓了。有戴着新红领巾的同学可惨了,雪白的汗衫领子和前襟都被染红了。这时学校领导才下通知;解散行军的队形,同学们可以不戴红领巾,可以解开衣扣,但是要注意防晒……

  从101中学到万寿山的距离不是很远,没多会儿工夫我们就走到了公园门口。我是1949年6月从齐齐哈尔搬的北京的,那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来到万寿山公园呢,门口的牌楼早在城里就见过,没什么新奇的,它的大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可是进了公园后,感觉就不一般了,虽然已经记不清老师和辅导员给我们介绍的什么宫、什么殿、什么大戏台了,但是排云殿的台阶、铜亭的铜桌子、石舫的船舱、长廊的雕梁画栋和非常宽阔的昆明湖水面却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当我们满身大汗,筋疲力尽地走完了参观路线后,就都集中在长廊里休息了,几个负责我们生活的老师和学校食堂的大师傅们早已经把中午饭给我们运到了长廊里。由于天气炎热一路上也很少见到几个游人向我们一样,又是爬山又是蹬台阶的。因为十个班的少先队员们几乎占满了一大半的长廊,在那里纳凉的几个游客也都离开了,那里和两边的树林已经成了我们的世界……

  吃过午饭后,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想下到水中去凉快一下了,老师们恐怕也是这个想法,所以我们没有做任何休息就到了昆明湖东岸的游泳区了。这里的人却很多,男女老少都有,水面上人头窜动,当真如同煮饺子一般……

  这游泳区设在昆明湖的东岸、知春亭南面的浅水区里。不但都用木桩和绳子上拴着红、白两色的大浮漂来标志出了深水区和浅水区的界限,还在石头垒成的岸边设有好几处出入水面的扶梯,另外在岸上还设有更衣室与清水淋浴的地方。

  因为在夏令营的通知里,就说有学习游泳的项目了,所以我们也都有了准备。当时我还不知道有什么专用的游泳裤衩,只是求妈妈为我做了个比较紧身的黑布裤衩用来游泳了。

  说起游泳,我还真有一段吹大牛的教训呢。在接到夏令营的通知时,我们几个好朋友就说起了游泳的事而来。除了郭世英、李海渊、韩振和与车永铃少数几个人说会游泳外,其他很多同学都不会游泳,也都没有下过水呢。我却逞能说我也会游泳,就是因为我上小学时,曾经与同院儿住的好朋友赵恒光、林陪训一起到建国门外烧砖厂的窑坑里(为了制砖而挖土后遗留下的两种去汤你在大热天可多喝些、经过常年积水而形成的大水坑)洗过几次澡,曾经在窑厂工人的保护与指导下,在那齐腰深的浅水中玩过憋气与扎猛子比赛。我以为那就是游泳呢,所以吹牛说我会游泳,还说我一个猛子能扎出好远什么的……

  也别说,就是因为我还“下过水”,所以那次夏令营时,在没有下水之前,也没有好好听一听老师讲的学习游泳的方法和注意事项,当郭世英、李海渊和几个同学都跳入水中时,我也急忙地跳进了水里。

  这一跳不要紧,差点没把我灌懵了。为什么呢?我们的体育老师叫张维汉,有四十多岁了吧,不但身高能有一米八以上,还特别的胖,而且听说他最擅长的体育活动就是游泳。我们还在岸上跟随年轻的体育老师做准备活动的时候,张老师已经下到了水中,只见他一会儿头贴着水面向前运动(蛙泳),一会儿又四脚八叉地静静地躺在水面上(仰泳),那舒服劲儿就别提了,真叫人们羡慕呢。一会又站在水中了,当我看到水刚刚没过他肚脐眼儿时(后来才知道,他是在做踩水动作呢),还以为那里的水不深呢,就一个猛子扎了过去。可是当我想站起来时,不知道为什么脚就是着不了地了,这下子可把我弄慌神儿了。也多亏我在窑坑里洗过澡,马上想到教我扎猛子的窑厂工人告诉过我的话;在比较深的水中一定要保持冷静。这时头脑还比较清醒,在水中还知道个上下,而且憋的那口气还够用。我就开始慢慢地直立起身子,这时才感觉到脚下已经能轻轻地踩到了泥沙上,上面的头虽然还没有露出水面,仰头时已经能透过薄薄的水面看到了天。我兴奋的向上一窜,就想换口气,哪想到刚一张嘴,水就进到了嘴了,还没有想明白“咕通,咕通”地就喝了两大口水……我正在拼命挣扎的时候,一只大手拉着我的胳膊轻轻地把我托出了水面。

  “小伙子,你还挺勇敢的。没游过泳吧?”当我睁开眼睛看时,原来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张维汉,他那弥勒佛似的大脸上,弯眉下眯缝着一双笑眼向我说道。

  “我在窑坑里洗过澡,我会憋气,会扎猛子……”

  “那虽然不叫游泳,却也有了游泳的基础,好好学吧,一定能学会的。你先到浅水区里去学吧。马老师正在教大家游泳的基本方法呢。”他说完,用手又是轻轻一送,我的脚已经碰到了泥沙。当我站起来时,水才齐我的胸口。这里的同学太多了,大家都在马老师和一些辅导员的指挥下,练习着在水中憋气的动作,还有几个人互相手拉着手练习起漂浮的动作来……

  这时,我的好朋友郭世英、李海渊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很快也学会了爬水,就是人们常说的狗刨式游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